yabovip210

  1982年10月20日,莫斯科列宁体育场举行了欧洲冠军杯的一场比赛,由莫斯科斯巴达克队迎战荷兰哈勒姆队。由于当时天气非常寒冷,来现场观看比赛的球迷异乎寻常的少,可容纳10万人的体育场只售出1万张票。体育场管理部门为了省事,将所有的观众都集中到C区看台,而球场工作人员又严重违反体育场安全规定,仅仅打开C区看台的一个出入口,将其他看台的出入口全部锁上。

yabovip210

  菲尔.尼尔:我们只得到11000张票,这让我们至今仍感到愤怒。乔.费根本应该光荣的离开球队,他应该在获得胜利后像佩斯利一样受到我们热烈的欢送,但事实并不是这样,这至今仍让人感到遗憾,必须要有人对此负责。

  彼德.胡顿:直到我们回到奥斯坦德才了解到整个悲剧的情况。我记得当时整个小镇都被封锁了,警察来调查我们并没收了旗帜和其他物品。我始终都记得那个和我一起的那个小伙子,他问警察‘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不知道,也没有任何人知道,而直到我们回到旅馆才被告知究竟发生了什么。

  比赛接近尾声时,在主队已经攻入一球、胜局已定的情况下,现场球迷估计比赛将就此结束,于是纷纷起身准备提前退场,朝唯一开放的出口走去。但在终场前1分钟,比赛突然又起高潮,主队乘胜追击,攻入一球,看台上立刻爆发出一阵欢呼声。许多已经走下看台和走到出口的观众被欢呼声吸引,立刻返身回转往回拥去,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而正在这时,终场哨声响了,看台上兴奋的观众也开始离场往外拥。两股人流就像两股汹涌的潮水一样在狭窄的出口处交汇,猛烈地冲撞起来。由于人多拥挤,谁也控制不住相互推搡的人流。后面不明真相的人只顾挤前面的人,而前面的人在拥挤的情况下退场得又很慢。这样,出口被堵住了。随着退场的人越来越多,一些人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受不住巨大压力而窒息晕倒,一些被推倒的人,就再也无法站立起来,千百只脚从他们身上踏过,哭喊声、叫骂声、呻吟声交织在一起,场面之悲惨令人目不忍睹。最终导致340多人蒙难。

  2001年5月9日,在加纳首都阿克拉的国家体育场,科托科队与非洲冠军橡树队进行同城德比大战,这场宿敌之间的大战吸引了大量的双方球迷到场观战。赛后,失利的科托科队的支持者与对方的球迷在球场发生混战,并毁坏了不少观众席上的坐椅做为武器。而体育场内没有有效的安全保障体系,致使警察在球迷骚乱之际无法应对。为了控制混乱的局面,维持秩序的警方不得不使用催泪瓦斯来驱散球迷,但不少警察滥用催泪瓦斯,结果导致很多球迷一片惊慌。惊恐的球迷四处逃散,于是越来越多的人被他人挤倒在地。最终,这起事故造成126人死亡,数百人受伤。

  菲尔.尼尔:我们只得到11000张票,这让我们至今仍感到愤怒。乔.费根本应该光荣的离开球队,他应该在获得胜利后像佩斯利一样受到我们热烈的欢送,但事实并不是这样,这至今仍让人感到遗憾,必须要有人对此负责。

  肯尼.达格拉什:你去现场看比赛,但并不会料到会有这样的结局,不是吗?足球已经不重要了,没有任何比赛值得人们为此付出生命。在生命面前其他任何事都显得毫无意义。尤文图斯球迷不应该向对方球迷扔石头,而利物浦球迷也不应该用同样的方式去还击。双方球迷都不该让这样的悲剧发生。如果他们预见到这样可怕的后果,或者他们考虑一下那么做会产生什么样的后果,我确信意大利球迷决不会向对方球迷扔石头,而英国球迷也不会有报复行动。意大利和英国球迷中的每个人都肯定会为此感到后悔,我相信直到现在他们也依然后悔着。

  比赛接近尾声时,在主队已经攻入一球、胜局已定的情况下,现场球迷估计比赛将就此结束,于是纷纷起身准备提前退场,朝唯一开放的出口走去。但在终场前1分钟,比赛突然又起高潮,主队乘胜追击,攻入一球,看台上立刻爆发出一阵欢呼声。许多已经走下看台和走到出口的观众被欢呼声吸引,立刻返身回转往回拥去,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而正在这时,终场哨声响了,看台上兴奋的观众也开始离场往外拥。两股人流就像两股汹涌的潮水一样在狭窄的出口处交汇,猛烈地冲撞起来。由于人多拥挤,谁也控制不住相互推搡的人流。后面不明真相的人只顾挤前面的人,而前面的人在拥挤的情况下退场得又很慢。这样,出口被堵住了。随着退场的人越来越多,一些人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受不住巨大压力而窒息晕倒,一些被推倒的人,就再也无法站立起来,千百只脚从他们身上踏过,哭喊声、叫骂声、呻吟声交织在一起,场面之悲惨令人目不忍睹。最终导致340多人蒙难。

  菲尔.尼尔:乔.费根曾前去劝说球迷,而他们暗示作为队长我也应该那么做。所以大概一个小时后我带着一个保镖走向看台,但是不断地受到攻击。所以我们不得不走向看台另一端的扩音器,而那边是意大利球迷的看台,所以想要挤进去很困难,尤其是你还身穿着利物浦球衣。我记得当时有欧足联官员递给我一份声明让我去宣读,我看后对自己说‘尼尔,我不能照上面的读,我应该说出我心里真实的感受。’因此我把那份声明捏成团后扔在地上,然后呼吁我们的球迷保持冷静。

  利物浦的球迷们并没有看到球队第五次举起冠军杯,相反,在回英格兰之前他们见证了一场悲剧。在这场悲剧中,共有38个意大利球迷和1个比利时球迷死亡。

  2001年5月9日,在加纳首都阿克拉的国家体育场,科托科队与非洲冠军橡树队进行同城德比大战,这场宿敌之间的大战吸引了大量的双方球迷到场观战。赛后,失利的科托科队的支持者与对方的球迷在球场发生混战,并毁坏了不少观众席上的坐椅做为武器。而体育场内没有有效的安全保障体系,致使警察在球迷骚乱之际无法应对。为了控制混乱的局面,维持秩序的警方不得不使用催泪瓦斯来驱散球迷,但不少警察滥用催泪瓦斯,结果导致很多球迷一片惊慌。惊恐的球迷四处逃散,于是越来越多的人被他人挤倒在地。最终,这起事故造成126人死亡,数百人受伤。

  菲尔.尼尔(1974-85赛季利物浦队员,海瑟尔惨案时的场上队长):我迫不及待地想参加我代表利物浦的第五次冠军杯决赛。但最终决赛却变成了一个悲剧,这真让人难以接受。

  历史上,非洲曾出现多次球场悲剧,1969年12月25日的刚果比卡球场惨案导致27死52人伤;1974年2月17日的埃及开罗球场惨案导致48死47人伤;1991年1月12日的南非奥科尼球场惨案导致42人死亡;1996年的赞比亚卢萨卡球场惨案导致9死52人伤;2000年7月,津巴布韦哈拉雷球场惨案导致13人死亡;2001年4月29日,民主刚果布姆巴什球场惨案,49人死51人伤……

  开球前一小时,场内的球迷开始发生冲突。双方隔着一道铁丝篱笆开始相互挑衅。在红军球迷经受了一阵雨点般的杂物攻击后,部分狂怒的利物浦球迷开始了反击,混乱就这样爆发了。尤文图斯球迷四散而逃,但是一道围墙挡住了他们的去路,年久失修的墙壁突然倒塌,39个球迷遇难。

  历史上,非洲曾出现多次球场悲剧,1969年12月25日的刚果比卡球场惨案导致27死52人伤;1974年2月17日的埃及开罗球场惨案导致48死47人伤;1991年1月12日的南非奥科尼球场惨案导致42人死亡;1996年的赞比亚卢萨卡球场惨案导致9死52人伤;2000年7月,津巴布韦哈拉雷球场惨案导致13人死亡;2001年4月29日,民主刚果布姆巴什球场惨案,49人死51人伤……

  伊恩.拉什(1980-86,1988-96赛季利物浦球员):发生那样的事情后,决赛已经注定不会有完美的结局了。我认为当罗尼.威兰被绊倒绝对应该判罚点球,而他们的那个点球的犯规地点其实是在禁区外的。但相对于那天的惨案来说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我们都没有心思去比赛了,你去问问有谁是在真正比赛的,即使你去问尤文图斯的队员,他们也没有心思认真踢了,那已经不像是冠军杯决赛,简直就像一场游戏。似乎我们都只应付着踢完比赛然后急着去看看我们的家人以及其他所有人是否都还好。

  彼德.胡顿:我当时坐在事发地对面的看台上,所以没能第一时间看清楚究竟是什么导致了墙的坍塌。但似乎是有场小规模的冲突,但我确定,这样的场面在每个国家的赛场上都不止一次地发生过, 而且20个安菲尔德的警察就能很快将它平息掉。

  莱斯.劳森:有时候你会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你感到会有什么事情发生,而那天就是这样。那次我头一回在去看比赛的时候有这种感觉。那天天气不错,阳光明媚而且很热,我们住在酒店里,本以为会在那呆上好几天。我们离开旅馆前往赛场,天气依然不错,我们下车后四处闲逛。当时我们正躺在草地上,突然间就有了那种预感,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就像你的脊柱突然颤抖了一下,总之那天一切都不太正常。

  伊恩.拉什:我们必须牢记那样的悲剧,必须从中吸取教训以保证以后再也不发生类似的事情。

  彼德.胡顿(利物浦球迷,前The Farm乐队主唱):球场管理不严格是那场惨剧发生的根源。

  比赛接近尾声时,在主队已经攻入一球、胜局已定的情况下,现场球迷估计比赛将就此结束,于是纷纷起身准备提前退场,朝唯一开放的出口走去。但在终场前1分钟,比赛突然又起高潮,主队乘胜追击,攻入一球,看台上立刻爆发出一阵欢呼声。许多已经走下看台和走到出口的观众被欢呼声吸引,立刻返身回转往回拥去,想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而正在这时,终场哨声响了,看台上兴奋的观众也开始离场往外拥。两股人流就像两股汹涌的潮水一样在狭窄的出口处交汇,猛烈地冲撞起来。由于人多拥挤,谁也控制不住相互推搡的人流。后面不明真相的人只顾挤前面的人,而前面的人在拥挤的情况下退场得又很慢。这样,出口被堵住了。随着退场的人越来越多,一些人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受不住巨大压力而窒息晕倒,一些被推倒的人,就再也无法站立起来,千百只脚从他们身上踏过,哭喊声、叫骂声、呻吟声交织在一起,场面之悲惨令人目不忍睹。最终导致340多人蒙难。

  伊恩.拉什:我们必须牢记那样的悲剧,必须从中吸取教训以保证以后再也不发生类似的事情。

  菲尔.尼尔:我们只得到11000张票,这让我们至今仍感到愤怒。乔.费根本应该光荣的离开球队,他应该在获得胜利后像佩斯利一样受到我们热烈的欢送,但事实并不是这样,这至今仍让人感到遗憾,必须要有人对此负责。

  利物浦的球迷们并没有看到球队第五次举起冠军杯,相反,在回英格兰之前他们见证了一场悲剧。在这场悲剧中,共有38个意大利球迷和1个比利时球迷死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